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大师兄”杨榆宾  

2015-03-22 19:07:33|  分类: 社工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日报 2015322 记者 张馨云

在得知自己上榜2014年度“中国最美社工”时,杨榆宾正在给即将参加社工考试的民政系统工作人员做培训方案。


眼前这位已过而立之年的社工督导稳重、睿智。12年的社工经历,练就了务实的作风。期间,到美国纽约大学社会工作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使其更深入地了解社工对推动社会建设、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目前,他是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机构研究与培训部负责人、社工总督导、昆明市五华区明心社会工作社工服务中心理事长。机构的社工都“尊称”他为大师兄。走近他,了解他浓浓的社工情结和为推动社工人才培养及机构培育努力付出的故事。


一次实习,改变了他的人生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社工专业几乎无人知晓。“当时很灰心,觉得职业前景一片灰暗。”大学时代的杨榆宾有点忐忑。


然而,大三时的一次实习经历改变了杨榆宾当时的看法,并决定了后来的社工之路。


2002年寒假,杨榆宾在老师的推荐下到一家专门从事维护儿童权益,救助困境儿童的公益组织工作。


每天的工作就是到昆明大观商业城、火车站、南屏街、官渡广场等流浪儿童活动频繁的地方,主动与流浪儿童接触,在街头为他们提供食物、药品等基本生存需求,社工专业术语称为“外展服务”。


“不过,流浪儿童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往往要接触了四五次后,他们觉得你没有恶意,才会信赖你。”经过无数次的交流与沟通,杨榆宾与孩子们靠得越来越近了。


“我们与孩子们沟通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学会思考,并选择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服务过程中,流浪儿童“小开远”给杨榆宾的印象最为深刻。


13岁的“小开远”在中心常欺负小伙伴,通过交流,得知他是因不堪家庭暴力而离家出走,并被一伙行为不轨的成年人控制,白天睡觉夜间偷盗,如不服从,便会遭到一顿毒打。


杨榆宾和同事通过社工专业的个案辅导,帮助其认识生活的道路有多种选择。在近一年时间反反复复的挣扎和徘徊后,“小开远”最终选择回家。为此,杨榆宾多次与“小开远”家人联系,让他们了解孩子的生活处境及回家的想法,并劝说父母接纳孩子……最后,流浪两年的“小开远”回归家庭。


回想这段经历,杨榆宾认为是这些孩子的处境和这些幼小生命中发生改变的希望,让他坚定在社工路上继续走下去。“我要用专业的知识和方法,影响他们的生命。”大学毕业后,杨榆宾毅然选择留在该机构工作,并参与了云南省家馨社区儿童救助服务中心的创建。

一次机缘,聚集了新的能量


“中国最美社工”是中国社工行业的最高奖项之一,每年从全国10余万名社工中遴选出100位“最美社工”,今年为第六届。提及获奖缘由,杨榆宾谦虚一笑,或许是我在社工领域坚守的时间长些,打动了评委吧。


大学毕业后的5年里,杨榆宾一直在家馨从事流浪儿童救助工作。然而,在第三年末期,身心疲惫的他感到需要注入新的能量。此时,一个到纽约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的机缘摆在面前,杨榆宾毫不犹豫地申请奖学金并如愿赴美学习。这段经历,为他日后重返社工领域,推动社工机构发展及社工人才培养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0年底,而立之年的杨榆宾学成归来,在朋友的引荐下加入了致力于流动人群妇女、儿童及青少年服务的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的团队。


再度投入社工工作,杨榆宾更多了一些责任与担当。他认为,在目前的环境下,社工在回应各种社会问题和为各类处于困境的社会成员提供专业服务时,还应积极推动业态环境的优化,助推社工人才培养及社会组织培育。为此,担任中心总督导的杨榆宾忙得不亦乐乎。


2013年至今年1月,杨榆宾主持了省民政厅委托机构实施的两期“三区社工人才支持计划”(三区即边远贫困地区、边疆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促成了沧源佤族自治县、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昆明市西山区3个农村社工站的成立,并争取到150万元项目资金。在开展项目的两年多时间,3个社工站服务的农村留守儿童、老人和妇女人数超过3000人次,培训的民政、妇联干部和社区(村委会)干部人数超过900人次。


“三区计划的实施,填补了云南农村少数民族地区缺乏专业社工服务的空白,推动了三地社会服务向社会工作专业化的提升。”更令杨榆宾高兴的是,计划还推动和培养了一批民族社会工作人才,探索了“专业社工+乡土社工”的工作模式,推动了当地民办社会工作机构的发展。

一份责任,坚定了他的信念


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支持群团组织依法参与社会治理,发展专业社会工作、志愿服务和慈善事业。”让杨榆宾和社工伙伴们感到振奋。


入职以来的12年,杨榆宾明显感到社工的知晓度及社会认可度在慢慢提升,特别在政策支持力度方面,政府逐渐加大对社会组织的培育、社工人才的培养及政府购买专业社会工作社会服务的力度。


“不过,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上层的政策是好,但由于地方的配套政策还不到位,导致政策‘空置’。”杨榆宾举例说,比如省里出台了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目录,但相应的实施细则还需要完善,向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购买服务方面的政策也还需要进一步落实再往下走,就缺乏购买项目的实施细则和办法,这就卡住了有能力提供服务的社会组织。


“更令人着急的是,社会工作推动需要包括财政、民政、税务等多部门的统筹协调,由于对社会工作的社会认知度低,政府在购买社会工作社会组织服务方面的经费非常有限,本地社工机构运作仅占机构资金的一小部分,大部分资金仅能依赖于各需要机构去争取各类基金会的项目支持。这给民办社工机构发展带来了很大困难。


不过,比起初入职时,现在机构间交流学习的机会多了,杨榆宾的能力得到大幅提升。如今的杨榆宾,把更多的精力与工作重心放在了培养年轻社工上,“就是帮助年轻同事提升实务能力和树立专业价值,让他们更好地服务受助对象和思考自己与社会的关系。”当然,作为机构总督导,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是机构的目标之一。


去年年底,在昆明市五华区民政局指导和支持下,云南连心反家暴社会工作团队在区民政局独立注册成立了孵化的社会组织之一——昆明市五华区明心社工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专注于以专业社会工作为理念和手法,开展家庭暴力的干预和预防工作,并针对社区有困难的家庭提供相应的专业服务,同时开展社会工作的研究与培训工作。机构由杨榆宾担任理事长。从此,杨榆宾的肩上,又多了一份责任和担当。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