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正能量”志愿者们: 请善于倾倒“负能量”  

2015-03-09 10:18:14|  分类: 广州社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快报 2015年3月9日 记者 黄晓嘉 李斯璐

阳光、开朗、传递正能量,这是和林玲一样的众多义工们留给大众最普遍的印象。连林玲的义工同伴们都没有料到,阳光如她也会患上抑郁症,更因此走上不归路。实际上,这样的病例并不少见。从事心理行为临床诊治多年的王德明医生在听闻林玲的事件后只有一声轻轻的叹息,他的职业生涯中遇见过不少义工、社工、心理咨询师等,因为接受过量的负面事件而出现心理健康问题的案例,“表面阳光的人不一定就没有心理疾病”。

并非没有办法更好疏导志愿者的心理情绪。目前,广州一些社工机构均设有督导机制,每月定期对社工进行情感辅导及培训,让社工倾倒情绪垃圾。然而,这一机制并不健全,志愿者们只能依靠自己纾解心中的负能量,“机制的不健全导致志愿者出现心理问题后只能自己解决,但很多志愿者并非专业人士,在处理过程中稍微不当就容易出问题。”王德明担忧。

志愿服务要“量力而为”

“志愿者在工作中会经常面对一些弱势群体及负面事件,很容易会对自己的心理造成冲击,出现不良情绪,一旦处理不好就容易造成心理疾病。”

在王德明医生看来,不单单普通志愿者,包括社工、心理咨询师等在内的专业工作者,都曾出现过因为不懂得释放“负能量”而出现心理健康问题的情况。“他们在工作过程中其实就是一个情绪垃圾桶,不停地接受服务对象释放的负能量,这些负面的信息很容易让他们投射到自己身上。”

刚刚进入社工行业半年的鹏仔对此深有感触。大学攻读人力资源专业的他是典型的90后,非科班出身的他选择成为一名社工实习生。就在羊年春节到来之前,鹏仔一直跟进的一个独居老人却突然离世。这件事对鹏仔的打击很大。原本他以为,成为一名社工就是尽力帮助周围需要帮助的人,给大家带来快乐,也让自己在帮助人的过程中感受到快乐,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也会直面生死。“那天晚上心里真的非常不舒服,觉得很压抑。”喜欢篮球的他独自一人跑到球场,连续打了几个钟头的球,才让自己慢慢接受服务对象已离世的事实。

2月8日下午,因为林玲的突然离世,番禺区义工联专门举办了一场以“预防心理危机,做个快乐志愿者”为主题的心理讲座。国家心理咨询师李永华在和志愿者交流中强调,志愿者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难免接触许多负面情绪,自身的情绪也容易受到影响,“在帮人的时候,志愿者要学会量力而行,避免自己的情绪受到干扰,不要因为无法帮助他人而感到失落、无力。一旦发现自己的情绪已经受到干扰,要学会自我调节或求助。”

不能承受之“痛”要转介

与很多仅凭一腔热情参加志愿服务的义工不同,不少考取了社工证的专业社工在上岗之前都必须接受正式的岗前培训,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如何处理服务对象及本身有可能出现的情绪问题。“有专业培训的基础,在进行志愿服务时,社工一旦发现自己内心的负能量已经超乎承受范围,就会及时作出转介,这是一个基本的行业标准。”王德明直言。

广州市金沙洲金沙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是广州最初成立的一批专业社工团体之一。李天明在金沙洲家综名下的恒福服务中心已经工作了近两年时间。作为一名社工,他几乎每天都在充当社区里弱势群体的情绪垃圾桶。有一段时间,李天明不自觉地将自己的情绪代入其中,心中压力之大让他几乎透不过气。中心负责人BEN及时发现了李天明的不对劲,并主动找他聊天。BEN指出,作为一名专业社工,“你可以有同理心,但切记不能移情,一定要学会保持距离。”

在恒福服务中心,每个社工都会有自己一套缓解郁闷的情绪。“有时候觉得压抑得透不过气,就会去唱K,将压力吼出来,心里就舒服不少。”在BEN的开导下,李天明慢慢解开心结,现在还发明了自己独特的压力缓解方法,“学会 走神 。我会适当过滤服务对象的负面语言发泄,再针对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字眼岔开话题,见缝插针开解对方,工作就能很好地进行下去。”

健全督导机制非常必要

除了个人的自我疏导,健全的机构机制也是预防志愿者、社工出现心理危机的必要手段。目前,广州一些专业社工机构均设立有督导机制,但是很多机制并不健全,非科班出身的志愿者只能依靠自身进行心理调节。

“恒福中心聘请的三个督导已有30年左右的专业社工经验,他们在社工服务、情感辅导、突发事件处理等方面均有丰富经验。”BEN说,恒福中心所有的社工每个月定期都会被要求与督导进行聊天,倾诉自己心中的负面情绪。督导的经验不仅可以帮助社工更好解决服务工作中的问题,通过这一方式也能让督导们更好了解中心社工的心理情况,一旦发现有社工出现情绪波动可以立即干预。

作为草根组织,林玲此前所在的番禺明月关助服务中心尽管没有设立专门的督导机制,但也在尝试通过其他方式让中心的志愿者可以适当释放心中压力。中心总干事林义平表示,该中心平均每周会举办1-2次残疾人培训讲座,很多自发前来担任讲座志愿者的义工均非专业社工,残疾家庭的艰难困苦会让不少志愿者觉得内心十分不舒服,“我们在培训结束后会有一个情绪宣泄的缓解,鼓励志愿者说出想说的话,甚至大哭一场,借此让他们缓解压力。”

“从专业角度来讲,我们建议每一个志愿者机构都必须有定期的督导机制。”王德明直言,据其了解,国外的大部分志愿者机构在督导机制上均比较健全,但是目前国内很多机构参差不齐,机制的不健全对从业人员而言也是压力所在,“缺乏专业指引,志愿者只能自己发现、解决心理问题,这很难避免心理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