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广州5名社工自筹资金  

2015-05-21 19:19:32|  分类: 广州社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城晚报 2015年05月19日 通讯员 周鹏

“有些孩子被老师和家长责备粗心、不认真、丢三落四,殊不知他们已经很认真,很努力。”谈及“读写障碍”,广州一位小学老师说。

为帮助这些有读写障碍的孩子,广州有5名社工在努力,他们靠自筹资金开展服务,是广州最早开始介入读写障碍的社工。

偶然介入,系广州首创

增城乐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社工朱翠银两年前便参与了该机构的“读写障碍”项目。“社工介入读写障碍群体服务,在内地仍停留在对读写障碍的认识层面。”朱翠银告诉记者,当时的介入是偶然,机构的几名社工也没有多少这方面的知识,却没想到这个项目在广州是首创。“2013年年初我们机构的督导武老师做讲座,让我们第一次认识到读写障碍,由于我们家综有儿童领域的服务,社工会碰到一些儿童学习困难的问题,相信开展这项服务会有很大的需求量。”

初次试水,以失败告终

经过初步学习,几名社工“意气风发”地进入学校开展服务。“最早联系到增城荔城街一所小学,学校给我们挑了18个学生作为服务对象,选择的标准主要是学习成绩差、上课搞小动作、调皮、专注力不好。

一开始,学校挺欢迎,认为终于有社工可以帮他们搞掂这些“最难搞”的学生,可这和真正的读写障碍辅导出入很大。朱翠银告诉记者,由于缺少科学的初步筛选,没有找到真正存在读写障碍的学生,而且社工也是初学者,最初的介入尝试可以说以失败告终。

专职社工,进驻4所学校

“不久后,我们引入了香港方面运作较为成熟的‘筛查表’,对荔城街道辖内11所小学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大约有5.6%的学生存在不同程度的读写障碍。在接下来的暑假,我们做了一个夏令营,主要针对语文成绩比较差的学生,每周一至周五,来我们这里接受针对性训练。”项目负责人陈瑶说,家长们反映,这一系列训练效果不错。

陈瑶介绍,读写障碍服务在开展一年后的2014年年初,正式脱离家综成为独立项目,由扶贫基金会提供经费支持,5名专职人员进驻增城3所学校,今年增加至4所学校,“现在我们开展读写障碍服务有了一定的经验,方法相对比较稳定,主要包括进入学校的初步筛选,读写障碍学生的个别和小组训练,其中有道具的练习、感统训练等”。

仍被抗拒,政策是空白

“经过两年的努力,不少校长、老师都对读写障碍有了认识,态度也从消极变为主动关心,但还是有不少老师很抗拒。”陈瑶说,目前开展读写障碍辅导工作面临的最大障碍仍是“社会认知”问题。“社会尤其是教育系统的认知及普及、老师的了解和认识对这类儿童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仍有很多人误认为读写障碍是智力问题或者是自身不努力。”

此外,相应的措施和政策也几乎是空白。“在香港如有儿童经确认存在读写障碍,教育当局会按每年每人2万元的标准拨款给儿童所在学校,用于聘请社工对该学生进行辅导,而在考试的试卷和评核方面也有特殊照顾。”陈瑶去年花了半年时间申请各项资金,但收效甚微。

“读写障碍虽不可治愈,但从单个孩子而言,有没有社工介入是不一样的,如有社工介入,可以看到孩子的行为、学习成绩、自我评价、学习能力的改变。”陈瑶说,她明年打算出一本读写障碍实务书籍。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