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正益论』徐永光:我为何对慈善立法没兴趣?  

2015-05-04 23:40:53|  分类: 公益慈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12-22 
『正益论』徐永光:我为何对慈善立法没兴趣?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


导语:12月21日上午,由中国灵山公益慈善促进会主办的慈善法民间版本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在会上发表了精彩的演讲。他以宏大的历史和国际视野,深刻地分析了中国慈善法出台面临的问题,指出:“现在连一些基本问题、初级问题还没有讨论清楚,《慈善法》出台就显得有些仓促”。

来源:微信号 益先生


徐永光:我为何对慈善立法没兴趣?


对《慈善法》立法,我兴趣一直不高,表现的是消极被动,关注它并不是说我觉得《慈善法》必须要出来,而是不得不关注,是因为要参与一些意见。我相信一些公益界人士跟我的想法也差不多。今天中国慈善事业的状态不好,并非立法滞后造成的,而是体制政策原因,以及由此带来的观念和文化落后造成的,在很长时间里面,中国的慈善只能是官办国营,慈善还是在政府怀抱里,舍不得放开,国营慈善垄断资源,造成慈善信任危机,慈善的乱像不断,公众慈善热情受挫。


我们在讨论《慈善法》的时候,这些基本问题并没有摆到桌面上去讨论,还是在那里很暧昧的。所以至今,一些地方政府还是在搞派捐。这些说明慈善体制上的问题,政策观念上的问题其实是一些初级问题,其实各国很少有《慈善法》,英国在1601年的《慈善法》,其实就是慈善信托法,很简单,美国没有《慈善法》,有的只是和慈善紧密相关的税法系列。中国已经有社团、基督会和民办非企业单位三个条例,有《公益事业捐赠法》、《企业和个人所得税法》两个法,有《信托法》当中的公益信托章,内容很好,但是13年来没有落地,原因是每个政府都说跟它没有关系。还有一个是非盈利组织会计条例,那也是一个很先进的制度。


所以,今天如果搞《慈善法》,应该是一个母法,需要覆盖其它的相关法律法规,应该做到非常庞大,才能够达到这个功能,现在看来在很多民间版本当中,金锦萍的版本有247条内容,几乎就像一个慈善法典。


其实,我感觉只要把已经有的法律法规制度修订好、执行好就可以了,现在那些子法改来改去,改了好多年都出不来台,想把一个大法搞好容易吗?我看逻辑上是说不通的。可以判断,现在连一些基本问题、初级问题还没有讨论清楚,《慈善法》出台就显得有些仓促,比如说慈善的定义是什么?是大慈善还是小慈善?杨团说是大公益概念,跟《慈善法》什么关系?最大的问题还不在于此,而是在我们慈善立法的讨论当中,对于这些老问题或者是基础性问题,或者是在世界范围内一些过期的问题,我们还在那里讨论来讨论去,没有搞清楚。但是在欧美国家最近二三十年来,已经在检讨百年慈善的教训,认为过去的慈善模式效率不高,不可持续,不能有效地解决社会问题,就开始探索用商业手段做公益,解决社会问题,出现了社会企业影响力投资。比如说美国的基金会投资已经变成两项,除了市场投资还有影响力投资;资助也变成了两项,除了一部分资助,另外一部分资助变成贷款,要回来的,要还本的。美国政府对这样的一种新的东西给予很大的支持,如果贷款,它可以按照每年支出不得低于你的资产5%的一个法规来认定,如果你是贷款出去的,也认定你是5%的支出。包括基金会,包括一些新起来的机构,都是执行美国政府新出来,适应这样的一个创新环境的一些规定。


我们现在已经碰到了很大的麻烦,比如说我们对民非股权投资不能投,因为投进去就充公了,就收不回来了。现在我们要搞贷款,现在珍爱基金会、南都基金会都在搞贷款,但是贷款也都没有法规。从世界范围看,商业与公益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有时候分不清是在做公益还是在做商业,你说深圳残友是公益还是商业?《慈善法》对这些边界问题怎么掌握?在哪里要切一刀?切得不好那就会遏制社会创新。更厉害的是在互联网公益正在颠覆我们眼中的慈善模式的时候,新的玩法——我们的《慈善法》怎么来规制?


所以,现在中国慈善和世界慈善一样,已经出现了一个新的状态是去中心化,去中介化,甚至是去边界化。现在你看P2P、微公益、乐捐平台、公益众筹,现在一个爱你公益平台是越来越热闹,传统慈善也在回归,人对人的P2P大量地兴起。


所以,今天我们在讨论《慈善法》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它的前瞻性,如果《慈善法》研究的是老问题、旧问题,即便是这一类问题还是莫衷一是,如果《慈善法》研究对全球在反思百年慈善后兴起的社会企业运动影响力投资、商业与可持续慈善融合的全球社会创新、这样的一个潮流无动于衷,甚至用陈旧的观念来阻碍这一创新潮流,如果《慈善法》研究对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给公益带来的革命性的变化视而不见,那么这场全民只需要动动手指间就能够参与,甚至可以决定慈善组织生死存亡的互联网公益台风来得如此凶猛。


今年我们几乎难以预见明年会发生什么,如果社会发展变化如此之快,而我们每一个代表国家立法部门、政府、公益界、企业界、学界、传媒界、慈善活动的主体,每一个公民都在这种新环境中学习、实践、创新、试错、摸索,在这样的背景下仓促出台《慈善法》,实在不合时宜。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