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烛光虽小,也可以照亮世界  

2015-05-04 19:43:20|  分类: 公益慈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述:于奇文(父母心公益基金会总发起人)

整理:《中国财富》杂志

文章源自-中国公益研究院第34期京师公益讲堂“教育视角下的乡村变革”现场实录

 

20121119日,这一天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普通的一天,但是这一天发生的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一生。在这之前,我平时的工作是企业的股东,每天出差、开会、谈判,有很多事情,我会尽可能在工作之余抽出时间陪我的孩子。

 

那天我们正在什刹海滑冰,愉快地玩了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从车里的收音机里听到一则消息:“贵州毕节有5个孩子闷死在一个垃圾桶里。”可能跟之前我跟儿子在一起的那个欢乐的场景,形成一个较大的反差,我当时突然抑制不住我自己的眼泪,我没法开车了,我就把车停在路边,很激动地发了一个朋友圈,因为这5个孩子是一家的堂兄弟,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外面打工,把5个孩子交给了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也带不了这5个调皮的小家伙,可能孩子们在学校里不受老师的待见,于是几个孩子相约出去闯世界。没想到在贵州11月底的时候,正是天气比较阴冷,孩子们为了取暖,就躲进了一个垃圾桶里面生活,没想到一氧化碳中毒,5个孩子就这么去了。

 

当第二天被人们发现的时候,这5个孩子还保持着抱着取暖的姿势。

 

这一消息让我非常难过,发完朋友圈,我当时想号召我和我周围的一些朋友们为这些孩子们做点什么,让类似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我的这个朋友圈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响应,有人直接给我发来了贵州老家教育部门的电话,让我跟他们对接,我对接了贵州的教育部门,我向教育部门提出了要求,因为之前我没有做过公益,我完全对公益没有任何的感知。

 

我从教育部门那儿得到了一个山区小学校长的电话,我联系了扇区小学,叫规模小学,它在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晴隆县光照镇的规模村,它距离北京2347公里,我在电话里就跟这位校长聊,说我们是北京的爱心人士,每个人以我们自己的实力,每个人一个月捐个十个,二十个孩子都不成问题,你给我提供一批孩子的名单,每个月给孩子们两百或者三百块钱,来尽一下我们的心力,因为我们都是一帮做父母的。我这个要求提出来以后,没想到这位校长礼貌地拒绝了。我当时很诧异,他为什么拒绝我呢?我琢磨是不是因为现在这个钱一对一,我不给你学校,我直接给了孩子手里面或者给到孩子家里面,你得不到,所以你就不愿意要。

 

校长说了三个理由,他说,很感谢你的爱心。但是第一,我们国家实行九年制的义务教育已经好多年了,现在在我们山区没有失学儿童这个概念,孩子们读书是免费的,书本是免费的,每天中午还有一顿营养午餐,我们现在没有孩子因为交不起学费,或者各种别的费用而上不了学,而失学,我们现在山里有一些辍学儿童,孩子辍学的原因很复杂的,有些是因为家里面父母离异,有些是因为父母要带着孩子出去打工,有些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但不管是哪种原因,这种辍学的孩子,都不是您一个月给两百块钱就能解决的,辍学问题不是这个方式可以解决的。

 

第二,我们学校没有收这个钱的理由,我们只能把这个钱给孩子的家长,孩子的家长拿这个钱是换酒喝了还是还了赌债,我们没法帮您保证,我们不敢保证这个钱一定用于孩子的学习。

 

第三条是最打动我的,校长告诉我,我不希望我们的孩子从小就学着伸手去接受别人的帮助,我要让他们懂得,他们所获得的一切,都是靠他们的双方换来的。这条理由深深地打动了我,于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商量了一下,我说既然这样,那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模式,我们帮助学校,于是我们很激动地,买了70多台电脑飞到了贵州,我们给学校建了一个电脑教室,一个电子阅览室,甚至我们还很激动地把每一个教室里的黑板换成了电子白板。我们觉得我们给这个学校做了一些贡献,我们的爱心得到了抒发。

 

设备有了没人会用?山村中真正缺的是教师

    

我们回到了北京,一个月以后我又去了,我们花了将近40万,建成的电脑教室,每一个电脑上连塑料布都没有拆。校长对着我很尴尬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们没有可以教计算机的老师,这件事又带给我一个思考,我在想我是不是又做错了,我们几十万扔在里面,什么作用都没有起到,到底什山里面缺什么呢?需要什么呢?带着这个问题我行走在贵州山村,2013年我飞了贵州十一趟,我走了近百所山村小学,跟几百位校长、老师进行交流、沟通,而且我们每一次去的时候,我们不会做任何地仪式,不会搭主席台,拉横幅,也不会搞座谈会,有时候我们跟老师们甚至就坐在田间地头就着一瓶老干妈,喝着当地的梆(biang)当酒。

 

在这种沟通中,校长和老师们就告诉我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其实很多校长老师们说,国家对山区学校的投入是很大的,有时候我们甚至看到在一个寨子里最好的建筑就是学校,但是学校真正缺的是什么?学校最缺的就是站在讲台前的这个人。我做了一个调查,就在我们去的这个晴隆县,有30%的学校严重缺编,有80%的学校缺音体美方面的老师。

 

孩子们音乐课,老师拿出一个手机放一段音乐,孩子们跟着唱。孩子们的美术课,老师在讲台上面放一个花瓶,孩子们照着画。

 

山里面的问题,应该解决的是站在讲台前面的这个人。现在社会上很流行一种公益模式叫支教,无论是我们社会的爱心人士,去做7-10天的短期支教,或者我们的大学生,利用寒假暑假,去山里面待一段时间,甚至一些毕业以后去山里工作一年两年。如果我们发起一个针对山区的支教,来组织一些人到山里面当教师,我们给他们承担一些费用,这种模式行不行呢?基本上所有的校长都冲我摇头,他们从心眼里不接受这种模式。

 

有一个校长,还给我举了一个例子,他们学校有一年迎来了一批我们北京过去支教的大学生,暑假,因为当时学校已经放假了,为了迎接这批大学生20天的支教工作,校长把所有已经回到家的孩子们,从大山的各个角落又招回来,重新到学校里再上20天的课,孩子们的暑假只有50天,减掉20天,他们的暑假只有30天,这个我们就不说了,就说这帮大学生到了以后,发现这个学校里面,所有的孩子说英语,都带着重重地贵州口音,因为这个学校条件还不错,还有英语老师,他们就观察说,为什么孩子说英语就会这么重的贵州口音呢?原来这个学校有一个老教师,是英语老师,在山里教了20多年书,他连说普通话,都带着贵州口音,更不用说讲英语。于是,大学生制定了非常详尽地教学方案,你负责什么,他负责什么,要用20天的时间,改变这帮孩子的英语发音。20天以后,他们做到了,真的,大部分的孩子被他们矫正了。大学生们带着很满足的心情回到了北京,我们的暑期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他们走了以后,这个在山里面教了20年书的老师,再也教不了孩子了。大家知道为什么吗?孩子们不服了:“老师,你教的不对。”也就是说我们大学生20天的时间,毁了一个乡村教师含辛茹苦的20年。

 

带着这样的思考,我就说既然我们现在缺老师,我们又不太接受这种支教的模式,这个问题真的没有解决方案了吗?

 

而且山里到底为什么缺老师,我做了一个了解,其实山里面缺老师的原因,不是因为国家不给招老师,而是老师去了以后,留不住。我们国家的教师工资评价体系,教师的工资体系来自于两个方面:

 

第一来自于他的教龄,山里面很多年轻的,刚刚从师范专业毕业的,有才华的老师去了以后,他的工资很低。

 

第二来自于他所在班级考试成绩,和一些其它绩效考核标准。大家都知道山里面的孩子,他的接受能力远远比城市孩子接受能力要差一些,尤其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孩子们上课双语教学,有他们民族的语言和我们的普通话,自然而然他的考试成绩就不会太好,年轻老师进了山里面,活都是他干了,工资比老教师少一半,工作成绩还得不到上级的认可,这样的环境你们谁愿意待。但是这个问题,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解决了吗?在20138月,我第7次去到贵州,我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叫龙涛,他是龙江校长的弟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音乐人,从新疆的武警文工团退役以后,在当地开了培训班,他能够自己写歌,会多种乐器,非常有才华。我们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他说当年复员的时候,最想去山里面教孩子,把知识教给我们山里的孩子,但是很遗憾没有教师资格证,龙涛老师的提法一下子就触动了我,给我带来一个灵感,如果我们把当地的这种情况,像龙江这样情况的老师,或者这样的年轻人用起来,会怎么样呢?

 

于是我就又做了一个调查,还是在这个晴隆县,每年师范类毕业的学生有200多人,而国家针对这个县的公办教师名额,包括一部分特岗教师的名额只有60人,也就是说不到30%,意味着每年有140多位年轻的,有冲劲,有才华、有思想的师范类的毕业生,将被迫改行或者出去打工。如果我们能把这样的人利用起来,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需要的是你的能力。

 

这样做了以后,能给山里面解决一部分师资力量的稳定问题,同时还能解决当地一部分就业问题。这个想法一下就刺激了我,鼓舞了我,马上我们就跟龙江校长沟通,看能不能在他的学校做一次试点,为他的学校招音乐、美术、体育、英语、计算机和幼教方面6个老师,因为仅仅是一次试点,也没有办法大规模地宣传,怎么办呢?我们疏通了当地的城管,在县城所有的电线杆子上贴了小广告。没想到在我们招聘的第一天来了100多人,可以说当年的应届毕业生全来了,其中还有一位穿着武警制服的消防军官,我觉得特别诧异,我说你来干嘛,我们招老师。这个消防军官告诉我,他说:“其实我当年的专业就是教育专业,但是因为我没有考进公办教师的队伍,所以我应征入伍了,如果你们这个事,能够长时间在我们这儿搞,我复员了,我一定过来报名,我一定去当老师。”他的这段话又增加了我的信心,我们做了一些分析,采用了跟传统的公办老师招考模式,不一样的方式,这里面大家知道我刚才讲到了我过去的的企业背景,我把在企业招聘员工的理念植入进来,不像公办老师那样先笔试,再面试,而是直接先面试,第一关过完了以后复试,直接把这些复试的老师,拉到了规模小学的课堂上,在现场,你给我授课,邀请了一些当地县教育部门的专家作为评委,因为在我们的眼中,只要有能力,拉到讲台上是骡子是马就能现出来了,就这么简单。

 

现在这个计算机室已经用起来了,而且我在今年春节的时候,还收到孩子们用计算机给我绘制的贺卡 。

 

现在把这个模式,通过规模小学的招聘,把它取了一个名字,叫“烛光行动”,在2014年我们接连在晴隆县建设了4所烛光小学用来做试点,有20名音乐、美术、体育、英语方面的教师,我们叫烛光教师,进入了这些烛光小学的队伍。同时我们这4所学校里面选择了不同的情况,其中有一所是在海拔2000多米高山上的苗族小学,这所小学叫兰蛇坡小学,其实只是一个教学点,上山的路非常地险,有十几公里险要的山路,所以孩子们从来没有下山,不愿意下山,但是没有办法,因为这个学校只有两位老教师,也是当年民办转过来的老教师,他们自己只读到了三年级,所以学校里不能开二年级以上的课程,这个学校里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只有35个孩子,两个老教师开的一年级、二年级。

 

我去的时候孩子们不分左右手,不会唱歌,不知道北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

 

但是这学期,这个学校拥有了94名学生,原来被家长送到山下求学的三年级以上的孩子,也回来了,因为我们给他配备了两位专业的烛光教师,这两位老师恰恰是本村他们这个山上,唯一考上师范的两个状元。杨林老师,他是当地师范英语专业的毕业生,没有考取公办教师,后来结完婚又生了两个孩子,超生了,就没有办法再当老师了。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广西的伐木厂砍木头,现在作为我们的烛光老师,他一个月可以拿到2400块钱的底薪,每个月600块钱的三险一金的补助,以及我们给他制定的绩效考核标准,如果他能够完成,他每个月还能拿到七八百的奖金。

 

因为这个项目里植入了企业里面留住人才的理念:待遇留人、情感留人,发展留人。过去在企业,想留住我们企业的人才就得这么做,我们把这样的理念植入到村小。我们把这个模式定位叫资教,什么意思呢,筹措教育支持资金,扩大乡村教育资源,提高乡村教师薪资,加强人才资本储备。

 

烛光老师待遇优厚?为其制定职业规划

    

为什么会给老师这么高的薪资,因为我们不是把老师当成志愿者,也没有当成是一个公益组织,每个月去补偿志愿者一些费用,我们把所有的烛光教师当作了我们公益机构的教育雇员,他们是我们自己的员工,自然就应该用心去对他们,无论从待遇,从情感,还是他们未来的发展,我们给他们制定了详尽的职业规划。像烛光老师要给我们签约6年内必须在这个学校服务,因为大家也知道,孩子们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正好6年一个阶段,6年他的服务期满了以后有三个选择:

 

第一,留下来继续服务,我们再签约6年;

 

第二,他可以选择退出服务,就像部队里士兵退出现役一样,我们给他写一封很好的推荐信,同时我们再给他一定的补偿金,他可以其自由择业。

 

第三,我们有一些合作的私校,像下个月17日,我们在贵阳市加拿大国际学校就要给我们签约,我们有很多合作私校,服务满6年的老师,我们会给他进行一个评级,铜质烛光、银质烛光和金质烛光。如果你能够达到银质烛光以上,你就有资格到私校去应征,如果你达到了金质烛光,那么私校是免试录取,到了私校以后年薪就基本上在10万以上了。

 

同时如果这三条路你都不愿意的话,我们跟当地县教育局服务签约一个协议,只要我们服务满6年的老师,考公办老师,是可以加分的,是可以优先录取的。

 

所以老师们也愿意踏踏实实在这个地方工作。

 

还有一个老师的培训计划,我们每一个烛光小学,每学期有三个名额,到我们合作的导师学校去进修、实习半个月,这种进修、实习。

 

这里面最关键的还有一条,我们用本地级的老师解决了一个问题,就是教孩子热爱自己的家乡,我们有很多的公益人,我们有很多的爱心人士,走进山村的时候,总喜欢教孩子们两句话:第一,知识改变命运。第二,好好学习,走出大山。有一些公益机构会把山里的孩子接出来,我要让他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有多美好,但是很少有人去想过,我们把孩子接出来以后,用30天在他们眼前打开一扇窗户,3天以后,4天以后我们又把这扇窗户关上了,我们还能把孩子们送的回去吗?

 

所以现在在我们的烛光小学里面有一个理念,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脱离贫困的家乡,而是为了让家乡脱离贫困。 

 

我们今年计划再建设10-20所这样的烛光小学,大概让6000个孩子接受到这种均衡的教育资源,我们爱把教师形容成蜡烛,就像蓝继红校长,送给我们的一句话:“烛光虽小,也可以照亮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