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墟冚”的考场“空账”的社工  

2015-06-16 07:15:32|  分类: 社工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都市报 2015-06-16 作者 林骏(广州学者)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高校里的学生多忙于考四、六级,广州各大家庭综合服务中心里的不少社工,则纷纷向南湖进发—今年全国社会工作师资格证的广州考场设在白云山脚的省旅游学校。这两天如果经过同泰路,不难看到,烈日之下,几千人赶赴考场的“墟冚”场面,广州声称要今年实现“每万人5个社工”的指标,看来应无难度。

然而,倘若听一听赴考群体的对话,却会对当下广州乃至全省的社工发展,产生迥然不同的另一种感受。在公交上,有几个人说“反正交完论文也没事做,就当考多个证傍身吧”,另一堆则问“还有两个月才出成绩,年底才出证,你们加多少”。

这些不同的对话,其实来自相当不同的几类考生群体。“考证傍身”的大部分是社工专业的本科生,政策规定他们可以一毕业就考助理社工师。读了四年专业,他们即使祼考也几乎必过。但由于这个行业工资偏低,来自一本院校的社工学生普遍不愿意当社工,他们的证除了给地方政府的账面数字做贡献外,就再无任何社会意义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省内高校云集广州,专业考生多在学校所在地考证,账面最得益的肯定是广州,如此一来广州的数字会否水分最多,值得思考。

“加多少”的群体,可以肯定大部分非专业出身,但当中又可细分为两类。第一类正在当社工,考证相当于自学了一次理论,边做边学诚然是好事。另一类则既没当过社工也不打算当社工,是冲着所在单位或镇街的奖励而来考证。近年来考证人数有升无减,相信跟政策鼓励考证有关。但要问的是,他们的加入并不能增加服务居民的社工人数,把财政补贴和大家时间花在这个地方,实际意义何在?

就“考证傍身”或“加多少”这两个群体而言,考证可能只对入了行的非专业者最有积极意义,除此之外的就只是账面数字。去年,广州考社工证的人数过万,旁边的佛山亦逾八千,但想一想,通过考试后真的奔赴一线服务居民的新增社工,又能有多少?行家想必是心中有数。

广东省正在推“每万人拥有五名社工”的指标,责令各市达标。若循规蹈矩地做,要达标只能靠神迹。于是多数城市都含糊其辞地使用“社工证持证人数”这个指标来统计—只要有足够人数考过了,凑够“每万人五名”也就达标了,至于持证者有否从业,那就后话,先不讨论。按此逻辑,一个地方只要有符合人口比例的人持有教师资格证(例如每万人100名或者200名?),那么即使他们均为退休教师或下海经商了,当地教育就已达标?如果这样的教育事业不可接受,通过考证做出来的这笔社工“空账”,可以接受吗?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