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社工面临“成长的烦恼”  

2016-03-16 15:34:58|  分类: 业界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03月16日 无锡商报 

昨天是第10个国际社工日,最新数据显示,无锡持证社工已突破4000人,他们在社会发展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可同时也面临着“成长的烦恼”。但现实生活中依旧很多人对“社工”存在误解,将其和义工、居委会工作人员混为一谈。

部分居民不太了解社工职业

义卖手工艺品、法律咨询、量血压、测视力、理发、配钥匙……昨天梁溪区黄巷街道开展社会组织集中志愿服务,宣传社会工作理念,传播社会工作文化,文创中心广场上一派热闹景象。

“知道社工是干什么的吗?”在接受志愿服务的居民中,记者随机进行采访,有些居民脱口而出“就是义工吧,和志愿者差不多”,要么表示“不太清楚”。家住丰涵家园的胡女生说,在她看来社工应该和义工差不多,只不过社工有工资拿,而义工是免费提供服务,但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没怎么接触过社工。

其实,社工即社会工作者。“社工是一项以助人为宗旨、运用各种专业知识、技能和方法去解决社会问题的专门职业。”黄巷街道民政科时主任称,社工是社会和谐的“润滑剂”、“缓冲器”,将成为未来整个社会体系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记者从无锡民政部门了解到,全市目前取证社工已突破4000人,万人拥有持证社工达6.29,居全省第三。

有社工证不等于就有专业性

独居老人面前,社工是排忧的“知心人”; 精神障碍者面前,社工是能解困的“聆听者”; 在戒毒者、矫治者面前,社工又是不可或缺的“治疗师”。在解决社会问题时,社工应当有自身的一套科学方法和严谨程序。这一点,家住棉花巷社区的顾先生体会最深。

顾先生的儿子小顾今年8岁,是个自闭症儿童,平时很少出门,更别说参加社区组织的青少年活动了。社区残联社工姚丽娜充分利用自己的心理学知识,不厌其烦地上门与小顾“做朋友”,当他的知心姐姐,并时常与小顾的父母沟通,指导他们与孩子的相处方法,前后经过一年半的时间,小顾终于肯走出家门,融入社区小伙伴。

“社工的服务成果大部分无法立竿见影,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这考验的是你能付出多少爱心,但让我力不从心的是,很多时候理论够不上实际。”惠山街道社工陈蓓大学专业学的是文学,当了大学生村官一年后就考了初级社工证。一旦在具体工作中碰到棘手的问题,她感到学的这些初级专业知识往往很难应对。

“与义工、志愿者或者社区工作者相比,社工最大的优势就是‘专业’,然而这种专业性目前在学科建设中还未得到充分体现。”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社工专业在全国各高校几乎遍地开花,但培养水平却是参差不齐,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会评价。

工资不高还要兼顾行政事务

“社工在国外是一个认可度很高的职业,因为以生命影响生命并非一句空话,工作的性质决定了社工要有一定的生活沉淀、抗压能力以及服务社会的使命感。”获得2015年度百名社工人物称号、香港注册社工梁嫣红介绍,在香港,社会工作者是一份受人尊敬的职业,可与律师、医生和教师比肩; 在美国,社工排在“最受尊重职业”之首,享受高薪。

但是在采访中,一名社工透露,“我们社区大部分社工每月只有2000多元的工资,大学生村官考取社工证可以多加300元。”这样的待遇与他们每日繁杂的工作内容不成正比。

据了解,社工除了包干到户、走访居民外,还要处理日常行政事务。以迎龙桥街道最大的曹二社区为例,3077户居民,每位社工一年要走访约300户家庭,平均下来,一个月要走25户。

“可是我们手头还有大量的行政工作要处理,只能挤出时间去居民家,赶上节日庆典,社工工作更累。”民丰社区的一名社工还说,很可能一个社工往往上午做了10件事,但有8件都是临时发生的,计划之外的,而有些问题一旦处理不好可能激化矛盾。

社工普遍存在焦虑情绪

曾有调查显示,50.8%的社工受到不同程度的广泛性焦虑情绪困扰。其中,受“精力缺乏”和“睡眠障碍”两个问题困扰的比例最高,20.6%的社区工作者感到近半个月一半以上时间“精力缺乏”,16.5%的社区工作者感到一半以上时间有“睡眠障碍”。


“有时候回到家里,真是累得都不想再说话。”刘潭一村社工陈刚面对居民脸上时常挂着笑容,可也会遇到崩溃的情况。他所工作的社区是个老新村,经常会碰到上下楼漏水,有时候会造成经济损失。“站在社区角度,作为‘老娘舅’的角色,社工主要起协调作用,如果上下楼能相互理解,加上我们的介入,事情能够快速圆满解决,如果双方都不肯退步,我们也很难办,但是居民就会天天来吵,问为什么不给他们解决问题。”

不少社工都对陈刚的心理状态深有同感。“每天处理的事情很繁琐,要是遇事憋了一肚子气没有好的宣泄口,领导不关注,居民不理解,会背负很重的心理负担。”一名社工告诉记者,每当工作中产生焦虑情绪,她都会选择身边同事或是好友诉说,有的时候只能自我调节。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