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在荒芜中寻找希望|社工服务思考  

2016-04-22 07:15:35|  分类: 社工实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04-21 郑林如 
媛和弟弟是“伴你成长”在2015年12月做社区流动时接触到的服务对象,两个人都在天津上小学,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失踪了,他们一直和做清洁工的父亲生活在一起。通过越来越深的接触,志愿者了解到他们家庭面临的一些问题。经过研究,我们决定由南开大学社工专业的三位实习生郑林如、汪涵和陈一鹏从4月13日开始对媛和弟弟进行持续的个案服务。

以下是在第一次个案服务之后郑林如写的实习日志,不管是从社工服务的专业角度还是从人与人个体之间的关系角度,都值得一读。另外,这么用心地写下实习日志,包括过程的描述以及个人的总结和反思,让人相信三位实习社工与服务对象在整个服务中会共同成长。

在荒芜中寻找希望|社工服务思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服务日期|2016年4月13日

服务地点天津某外来工居住集中社区

服务对象媛、权

服务社工郑林如、汪涵、陈一鹏

执       笔郑林如

编       辑|汪锋



“伴你成长”社工服务个案日志


“你要知道,社会工作是有服务范围的,所以有的时候你会觉得无能为力,为自己能力的渺小感到懊恼;但你也要知道,在这个过程中,你对他们的接纳、尊重是很有可能改变这些孩子的一生的。”这是杜平老师在我去个案辅导之前对我说的话。虽然两次的小组活动之后,我已经对这些孩子们有了初步的印象和大概的认识,但当真的要开始面对自己的服务对象时,我还是觉得有些忐忑。


如果说上一周看见媛家的照片是让我直面这些贫困流动人口的生活现状,那这一次的见面对我来说则是又一次的心理冲击。媛的家在城中村,拥挤在一起的小平房,老式的红砖一年又一年的剥落出了斑驳的形态,电线杆在仅容许一人穿过的甬道中见缝插针,地上的排水口洼出了一滩滩浑浊的水,冒着难闻的气味,密集天线组成的“蜘蛛网”让这个霾天看起来好像又昏暗了些。而这个小小的城中村的对面,就是天津市的一个示范社区,媛的父亲则是那个社区的环卫工人。一墙之隔,却有着天壤之别。


媛父亲家里一共有三兄弟,一大家子的人都离开了家乡安徽,来天津谋生计,他们也全部都居住在这里。穿过两条狭窄的小巷后,我们来到了媛的家,屋里潮湿而闷热,让人觉得很压抑。我们到媛家里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回来,因为媛的弟弟要去买一本练习册,他必须补上之前欠下的所有作业。在看到我们之后,媛向我们的实习督导(小编注:伴你成长专职工作人员)问了声好,就跑到自己家里拿了作业到大娘家写,大娘家就在媛家的对面,相比于媛家杂乱邋遢的模样,大娘家里虽然也同样低矮阴暗,却干净整洁得多,条件也更好一点,有电冰箱、电脑和电视,还有一个分隔出来的厨房。督导向大娘和媛的爸爸介绍了我们,也说明了以后每周三我们的主要任务——培养媛和弟弟的良好卫生习惯,带他们去浴池洗澡;顺带辅导他们写作业。媛的父亲有些不善言辞,只是不住地搓着手应和着“好,好,谢谢你们”,一边呵斥着在屋内屋外乱跑的儿子,“你们要听老师们的话!”在和孩子们交代过后,媛的父亲就离开了大娘家——他要去收废品,一个月1800元的工资对这个家庭来说实在太少太少了,他不得不在下班之后继续工作。


在荒芜中寻找希望|社工服务思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 媛和权的家

媛很乖巧,也懂事得让人心疼,“姐姐,我的作业在学校都写完了,就只剩下英语了。”她一边抄着书上的句子,一边对我说道。在媛把作业完成之后,我提出让她带着我去她的小学看看,学校离他们家并不远,她的很多伙伴也都在这里上学。第一次面对服务对象,我有些局促,不知道怎么才能和媛快点熟悉起来,所以只能不断地提问,希望能够获得更多关于她的信息。【但在反思之后,我发现自己有些过于急躁了,有的时候服务对象的沉默可能是为了组织语言,而我不间断的提问却没有给媛这个时间去思考,没有很好地运用沉默的个案技巧。】但还好,媛并没有因为这样排斥我的提问,她依然耐心地解答了我的很多问题,但是在询问的过程中,我却得到了与督导告诉我们的不一样的信息。媛嘴上的伤口从清明节开始就已经出现了,半个月过去依然没有愈合的趋势,而是肿胀和溃烂得更厉害,这和她瘦弱的身体状况以及不健康的饮食有着很大关系。当我问到造成伤口的原因时,她说“是和妹妹玩的时候不小心摔的。”相比较于其他,媛似乎更乐意我问她关于学校的事,她告诉我她的“英语和数学很好,但语文不太好。”她想要“上大学”,所以我告诉她,等她空闲的周末,我可以带她来南开大学看一看,让她感受一下大学的氛围,这个小小的承诺让媛很开心。在对话中我也得知弟弟的成绩非常差,从来不写作业,去年的期末考语文只考了4分,有一定的厌学倾向。在之前与督导交流的过程中,督导告诉我们,媛的父亲有非常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所以我也想了解一下媛和父亲以及弟弟的关系,但由于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次会面,我不能够太直白地询问,所以我选择继续从弟弟的成绩入手。


“弟弟成绩不算很好,爸爸会因为这个说弟弟吗?”


“会说一两句,有的时候老师都请我爸进学校了,但是他也不会骂也不会打我弟。”


“那爸爸对你在学习上面会不会有些要求?”


“会,他会经常和我说要好好学习,我没考好的时候也会说我一两句。”


“那所以爸爸对你和弟弟在学习上面都是一样的,不会打你们的,是这样吗?”


“嗯。”


“你觉得爸爸对你们两个好吗?”【其实我不应该这么问,但我找不到更好的询问方式】


“好。”


这是集中围绕他们的家庭关系与媛进行的对话,我没有更深层次地探究媛和弟弟之间的关系,因为我觉得媛是一个渴望陪伴、专注以及得到肯定的孩子,如果一直在与她的对话中提及弟弟,这可能会让她觉得我不够专一,这会对我们之后的关系建立产生影响。


由于小学离媛家很近,我们只在来回的25分钟之内,做了两个人的单独对话,在媛提出她要回去辅导妹妹写作业,也希望我能帮助妹妹写作业之后,我们回了家。

在荒芜中寻找希望|社工服务思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在荒芜中寻找希望|社工服务思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 因为光线更好,孩子们通常在室外写作业

正是放学的时候,背着书包回家的孩子们挤满了小巷,媛的堂妹(大娘的女儿,11岁,四年级)盼盼,媛的堂弟(大娘的儿子,4岁,幼儿园)振振,媛的弟弟(亲弟弟,10岁,三年级)权,还有一个妹妹(不知道是谁的孩子,8岁,一年级)雯雯。室内过于昏暗,孩子们只能到外头趁着天还亮着的时候写作业。没有椅子,两三个孩子就挤在运货的三轮车座上,没有桌子,孩子们就把作业放在自己的腿上。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看到他们在这种环境下写作业的感受,更加深了对他们未来的担忧。汪涵在辅导权写作业,陈一鹏在陪振振玩,督导在辅导盼盼和雯雯写作业,媛教妹妹写作业的方式很简单,就是直接把答案告诉她,盼盼的英语很差,几乎所有的单词都不认识,而媛说他们从幼儿园开始就已经学习英语了。盼盼对在我们面前写作业有一些抗拒,但她的母亲一直在教育她“你让这些老师教你”,然后又转头告诉我们“这孩子脑袋不好”,盼盼原本就低着写作业的头就更低了,意识到她有一些窘迫,督导告诉盼盼的母亲“孩子对英语不敏感是很正常的,盼盼已经比我小时候好很多了,她很棒。”这样分享经验式的共情让盼盼对接受我们的辅导有了很大的态度转变。


看到督导很忙,于是我也上前辅导盼盼,然而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辅导除了服务对象以外的人,会让媛觉得不够受重视,我只是想着要把辅导作业的任务完成,已经偏离了我此次前去的目的——和媛建立良好关系。【这一点是今天整个实习过程中犯的最大错误,而且很严重,媛很内向,她是中国70%与父母每天相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的流动儿童的缩影和写实,母爱对她来说是个永远弥补不上的缺憾,父亲的陪伴也远远不够,早期没有形成与父母的安全型依恋让她有一些敏感,在这个时候,我更应该关注自身服务对象的感受,而不是任务。我们的不关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媛接下来的表现,她开始不断插话,试图引起我们的注意,而我们全部都忽视了她这样的举动。】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辅导快要结束的时候,督导问了媛第二天的课程安排,她说第二天需要默写英语,在我提出让她给我背一段之后,她就改口了,说不是明天默写。这已经很明显地撒了谎,我不知道是不是她不愿意在我们面前表现出自己没有准备好背诵的样子,又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这也需要在未来建立更好的关系之后再探究。


在荒芜中寻找希望|社工服务思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 实习社工在给孩子们辅导作业

【除了以上我在与媛建立过程中所犯的错误之外,我们实习小组出现的矛盾则更让我觉得有些担忧。】因为权不爱写作业,成绩也非常差,所以汪涵在辅导过程中规定了他写作业的时间,让他在一定时长内把作业写完而且要达到一定的正确率,而权在汪涵比较严厉的管教下显得尤为听话,做作业的效率提高了很多,而我和督导都没有意识到这样是完全的家长制作风,我还同意了汪涵的做法。在事后的反思以及与陈一鹏的沟通中,我也意识到我们在过程中没有遵循服务对象本人的意见就把要求强加在他身上是不对的。我们并不是监护人和家长,我们提供的帮助应该是要让他对学习不那么抗拒,可是现在的实施效果很有可能南辕北辙。而陈一鹏因为觉得汪涵的做法不妥当,在孩子们面前与汪涵争论了起来,这也给他们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另外就是服务对象的问题,机构主要的服务对象是媛他们一家人,我们的初衷也是改善这个家庭的卫生条件,让父亲更关注孩子,然后我们能够与孩子们建立良好的关系,但是,由于前期沟通问题,汪涵和陈一鹏没有分配好谁做父亲的个案、谁做权的个案,所以在汪涵开始辅导权做作业之后,陈一鹏就找了振振开始建立服务关系,但振振不属于机构的服务范围,所以之后的问题还需要我们三个和督导协调解决。


任何小组都会有矛盾和冲突期,我们的实习小组也不例外,遇到问题有争论是好事,也说明我们在积极的沟通和解决问题,相信我们在老师们和督导的建议下一定能够顺利的带完这第一次的个案。


【另外,带孩子们去浴池洗澡时我们是一定要陪护的,但我们是否有必要陪着孩子一起洗,这一点还需要探讨】



?

  “伴你成长”公益计划2014年8月正式实施,致力于关爱在天津的流动儿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并为其成长提供帮助。目前,每周固定接受服务的流动儿童超过800人。

?


在荒芜中寻找希望|社工服务思考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关爱流动儿童公益计划

长期招募志愿者


我们需要擅长对孩子进行

兴趣培养、心理辅导、做游戏、讲故事的志愿者

愿意加入的朋友,请点击页底的阅读原文填写报名信息

关注本公众号,可留言咨询


伴你成长,共同成长!

等你!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