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中村:“富”与“贫”  

2016-05-16 11:58:09|  分类: 社工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闽南师范大学 张傲


前几天闲来无事,无意中看到了去年在中村做调研时候的照片,纠结再三,还是想动手写这样一篇文章来纪念我的中村之行。 

2015年的国庆假期,我有幸参加了由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福建爱故乡促进会等组织联合举办的爱故乡主题调研活动。活动地点是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蛟洋镇的中村村。七天的中村生活,让我对中国农村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没有在山村生活过,“闭塞、落后、原生态”是我头脑中对山村的所有认知。通往中村那条蜿蜒而又漫长的山路似乎也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想。一路颠簸,一路忐忑。当汽车真正抵达中村之后,眼前的景象却彻底颠覆了我的想象。沿小路呈线状分布的民居并非我想象中的低矮的瓦房,而是一座座充满现代气息的楼房,甚至有几座楼房看上去像是小型别墅,还有的楼房前停放着轿车。“富裕”成了我唯一能想到的用来描述眼前景象的词,难道这个山村真的如此富裕吗?

    中村村地处闽西上杭县的东北部,蛟洋镇的西北部,是全蛟洋镇几个大自然村之一。全村由岗背、尖角栏、东山下、段上、塘李背、福园坊、村尾组成。耕地面积960亩,其中毛竹林1.12万亩。全村辖19个村民小组,共378户,村民大多是汉族客家人,前些年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该村总人口1603人,但是据该村的村支书讲,这两年村子的实际人口数已接近2000。这么多的人口,按理说中村应该会呈现一种人丁兴旺的繁荣景象,但事实是眼前的中村倒有点像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所描述的那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在中村生活了七天,我始终觉得村子里冷清的街道与街道两旁极富现代气息的楼房显得格外的不协调。和中国众多乡村的情况一样,中村绝大多数的青壮年选择了外出打工挣钱,留在村子里的多为老人、妇女和儿童,所以整个村子显得十分宁静但更多的是冷清。也正是因为青壮年外出打工挣了钱,现在的中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盖了楼房,不论是楼房的外观还是屋内的装修,跟城市的几近没有差别。单从村民的住房条件来看,我以为中村村民的家庭经济水平应该差别不大,可是几天的入户访谈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眼见也不一定为实,这个村子的贫富差距还是比较大的。

    村民A,50多岁,高中学历,有3个女儿,1个儿子。A的妻子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卖部,每个月有一定的收入。3个女儿都已嫁人,有了各自的家庭,生活过得都还不错,其中大女儿是镇上的妇联主席,在村子里也享有一定的声望。儿子在2014年考上了一所省外的大学,目前还在读大学。谈到女儿、儿子时,A脸上始终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村民A目前在镇上的一个企业里担任主管职务,平时开车去镇上上班,但因为中村距离镇上路途太远,所以A每到周末才会回来村里,我们去他家访谈时,刚好赶上他国庆放假回来。和A聊了他以前的人生经历,觉得A并不是传统意义上耕田种地、靠天吃饭的的农民。上文提到过中村耕地少,山地却很多,满山遍野都是长势旺盛的毛竹。A年轻时就已敏锐地捕捉到了山上的毛竹带来的商机,那时候市场上会销售一些用毛竹作原料制成的图纸,A就在村里干起了图纸厂。后来,由于市场上图纸的价格越来越低,图纸厂最终只能倒闭。虽然图纸厂倒闭了,但却让A积累了人生第一桶金,也为他以后的创业打下了基础。图纸厂倒闭之后A去了深圳,由于A有一定的学历,虽然只是高中毕业,但是在当时也算得上是知识分子,A找到了一些还不错的工作,也认识了一些很有头脑、很有想法的朋友。后来A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公司,经营有关机械的业务,2008年由于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公司最终破产了,好在破产之前A也积累了一定的财富。公司破产之后,考虑到几个女儿到了嫁人的年纪,家里事情太多,妻子一个人在家忙不过来,A选择了回来。回来之后A并没有像村里其他的中年男人一样去外地的一些工厂做工,反而凭借自己多年在外打拼的积淀在镇上一家较为大型的企业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每个月都有几千块钱的稳定收入,并一直做到了现在。

村民B,是村民A的堂弟,50岁,小学学历,有1个女儿, 1个儿子。A的妻子没有工作,在家务农。女儿是一名幼师,在厦门工作,以后准备在厦门定居,儿子目前还在读大学。B这几年忙着修建、装修自家的新房,没有出去打工,偶尔空闲的时候会去村里的竹制品加工厂打些零工,加上家里每年承包竹子的收入,生活过得还不错。据B说,自家盖的新房花费了30多万,没有借外债,用的都是前些年的积蓄。B的母亲在B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为了帮助父亲减轻负担,B小学毕业之后开始尝试着打工挣钱。15岁时,市场上图纸行情大好,B学着堂哥A在村里开起了小型的图纸厂,厂子开了几年之后,受市场上图纸价格的影响,B的图纸厂最终也倒闭了。后来,B做过上山采集松油的工作,在家种过田,养过猪,儿子出生之后B开始到附近几个县城的竹制品加工厂打工,主要从事木工的工作,一直做到了2012年,然后回村盖起了现在居住的这栋楼房。

村民C,40岁,小学没有读完,有2个儿子。C没有工作,平时就在家做饭、照顾孩子、做些农活。C的丈夫身体不太好,没有外出打工,平时就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做些装修的零工,出工时一天能赚一两百,不出工的时候则没有收入。在访谈中了解到C家几乎没有额外的收入,田里的水稻一年能收1000斤左右,自家吃基本不卖,虽然C家也有村里分的林地,但由于那块林地位置不好而且长出的竹子数目也不多,长的竹子一般都用来烧火做饭了,没能产生经济效益。C家的老房子由于年久失修成了危房,没有稳定的收入,眼下这座新房子从5年前开始盖,断断续续地盖到去年才盖好,因为盖房子还欠下了亲戚朋友几万块钱的债,提到这些C的眼底总会涌现出极易被察觉到的悲伤,访谈的氛围也随之变冷。关于C的两个儿子,C的大儿子初二没读完就辍学了,辍学之后去了市里的一家饭店做学徒,学做厨师,虽然是包吃包住,但是一天只有10多块钱的工资。C的小儿子还小,访谈时只有4岁。C对小儿子抱了很大的希望,希望小儿子日后能好好读书考上大学,不要像他的哥哥一样中途辍学。或许是C因为自己小学都没有毕业而一直不敢出去找工作,心底的自卑让她迫切地期望下一代能通过读书来改变贫苦的命运。

当然,在中村有比村民A家更富裕的家庭,有和村民B家类似的普通家庭,也有比村民C家更贫困的家庭,几天的田野调查,让我真真实实地看到了中村那一栋栋美丽楼房掩盖下的贫富差距问题,原来不止是大城市有那么大的贫富差距,小山村也有如此明显的贫富差距。如果说城市中的贫富差距多是由阶层、地位、分配制度、掌握资源的数量不同等因素造成的,农村里的贫富差距则多是由受教育水平、机遇、个人能力、以及相关政策落实不到位等因素造成的。

面对像村民C家这样的贫困家庭,我们又该如何帮助他们脱贫致富呢?这两年国家一直倡导的“精准扶贫”政策让我们似乎看到了希望。“地方要优化整合扶贫资源,实行精准扶贫,确保扶贫到村到户。”对贫困农户实行一户一本台账、一个脱贫计划、一套帮扶措施,确保扶到最需要扶持的群众、扶到群众最需要扶持的地方。“精准扶贫”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紧密联系国情,明显区别于以往的粗放扶贫,也真心希望如此精确的“精准扶贫”政策能真正为广大农村地区的贫困家庭雪中送炭。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