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社工驻校成知音老师,有情绪都向他娓娓道来!  

2016-09-05 22:47:21|  分类: 业界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快报 2016年07月26日 记者 周聪 实习生 高灵灵 通讯员 印锐


■一所中学的学生正在进行轻松历奇活动,学习团队合作。受访者供图

“Miss,我来报到了。”“Miss,今天我和我男朋友吵架了。”在广州市海珠区的多所中学,有一群特殊的“老师”,无论是课间,还是午休,总有学生这样找他们聊天,而不用担心被训斥,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驻校社工。

从2008年起,广州市民政局、海珠区政府共同向广州市启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启创中心)购买驻校社工专项服务。如今,驻校社工项目共在海珠区的13所学校试行,每所学校进驻两名社工,他们每天不在学校“上班”,校方给他们提供活动、咨询场所。8年过去,学校的师生,以及家长,都逐渐接受了驻校社工这一新鲜事物。而社工们则在不断与各方磨合中逐渐成长,有学生在准备去打群架前,也会先向社工透露。

主要工作是处理学生的情绪

“驻校社工?是做什么的?”在社工进驻学校之初,师生们常发出这样的疑问。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总体来说,驻校社工的任务是帮助学生克服在情绪、社交、行为、家庭等方面遇到的障碍,包括青春期教育,学生生涯规划,发掘青少年潜能,开展成长性、教育性小组活动,配合学校开展德育及心理教育工作,辅助教师在班级管理和针对偏差行为学生的个案进行辅导,促进学生与外界的交流、学习,拓宽学生的视野等。

“除非是一些很紧急的个案需要我们强势介入,否则我们更多的是处理学生的情绪,让他们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助理社工师陈丽东告诉新快报记者,学生们不需要一个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的专家,而是需要一个倾听和发泄的渠道。

有驻校社工告诉新快报记者,驻校社工不仅针对学生进行个案辅导和小组活动,对家长、老师也进行小组活动形式的辅导。目前驻校社工进行的个案辅导中,有70%来自班主任转介,5%至10%是学生自己求助,5%来自家长,还有15%至20%是社工在与学生的日常接触中发现的。

正研究校社联动防欺凌机制

启创中心社工董沛兴告诉新快报记者,学生心理脆弱,师生关系微妙,加上近年来校园欺凌事件增多,驻校社工正在尝试对“校社联动预防校园欺凌机制”进行探究。

“校园欺凌一直存在,且难以完全消除,学校通过氛围营造、大范围活动、局部预防和治疗性小组,以及一对一个案跟进等多层次措施,可以有效推动防治校园零欺凌工作的展开。”董沛兴说,采用综合性的反欺凌手段,通过学校、老师、社工、家长及学生的相互合作,及早向一些重点高危对象(欺凌者与被欺凌者)提出协助,就可以预防欺凌事件的出现。

几十名社工坚持8年仅一人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从2008年驻校社工模式正式落户广州至今,社区、学校对社工的需求越来越大,但专业社工人才供不应求且大量流失,驻校社工平均每两年就换一次人。“铁打的项目流水的社工,是我们最好的写照。”陈丽东无奈地告诉新快报记者,“当初(2008年)与我同期做驻校社工的有几十人,现在仅剩我一个”。

其实,不少学校也希望能有一支稳定的驻校社工队伍。某学校校长告诉新快报记者:“我们最希望驻校社工能够稳定下来。社工要适应一所学校的教学模式和日常运作,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他们也在这段时间里和老师、学生们熟悉起来。减低驻校社工的流动性,就能保证社工工作的有效性,让学生们更愿意来寻求社工的帮助。”

■他们的故事

社工与学生签协定 不打小报告

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驻校社工项目开始时,社工并不受欢迎。家长不支持社工介入,学生也觉得社工烦人。驻校社工Miss刘告诉记者:“驻校社工被拒已成为一种工作常态。有个案主拒绝了我四五次。”

刚驻校时,Miss刘接到了一个转介个案。案主是初二男生小诺,大家发现他存在比较严重的人际沟通问题,经常和同学发生争执或打架。Miss刘将小诺定位为重点服务对象,可只要自己提到家庭和人际问题,他就悄悄走开,后来还和Miss刘玩起“躲猫猫”。“我一见他,他就说自己有事,要做作业、打篮球或者准备回家。”Miss刘说。

对社工而言,不能与服务对象建立信任关系是一件麻烦事。“为了让学生明白社工与老师不同,我们明确告诉学生自己不是老师,社工与学生是绝对平等的。”Miss刘说,通过不断尝试,她渐渐取得对方的信任,起码对方不再躲着自己。

Miss刘说,不少学生担心社工是“二五仔”,向老师打小报告泄露他们的秘密。为了得到学生的信任,Miss刘与小诺签署“保密协定”,只要学生的行为不会实质性地伤害到自己或他人,不触犯法律,社工绝不会向老师“打小报告”。

有一回,小诺神秘地告诉她:“我要出去打群架!”还拿出藏在书包的铁棍给她看。Miss刘决定先稳住小诺:“为什么要带铁棍?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打架?”过了一会儿,小诺的态度慢慢软化,告诉Miss刘:“我知道打架不好,你放心,我只是拿铁棍来吓吓人。”于是自行交出铁棍。

“有的老师对我们不了解,觉得我们‘抢饭碗’。”驻校社工小陈告诉新快报记者,有一次她和学校方面商量好,给社工一堂课时间对初三学生进行情绪管理教育,走到教室门口才发现老师在上课。看到社工来了,这位老师只说了一句:“小陈,今天我们要评讲试卷,你们下次再来吧。”

“情景再现”让学生学会人际交往

唐珍妮是黄埔初级中学的一名驻校社工,有一天,她从某班主任处接到求助,原来,班上的阿东与其他同学很不一样,常常与同学发生小摩擦、小冲突。他会躺在地上大喊,或者把同学的枕头扔到楼下……不管老师和他如何沟通,都不见效果。

渐渐地,唐珍妮发现阿东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交朋友。因为他和家人非常亲密,经常拥抱,所以在阿东的眼里,与同学有肢体接触,包括拉扯和拥抱都是一种交朋友的方式,但这却常常引起同学的反感,尤其是女生。

弄清了阿东的动机后,唐珍妮采取认知行为方法和焦点解决方法,开始每天和阿东进行“情景再现”。当阿东与同学发生冲突时,唐珍妮就让阿东从头到尾叙述和再现当时的情景,但让阿东换位思考,将自己当成同学,看看作为同学的他是否也会生气。

长期坚持这样做,效果还不错,阿东逐渐知道哪些行为是好的,哪些行为会让同学不喜欢。到了初二,阿东就稳定下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