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调查 | 南京市社会工作园:让“社区社工”成为更专业的“社会工作者”  

2017-02-18 15:46:53|  分类: 业界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03-13 

孵化公益

472个公益项目在南京市社会工作园开花,“第四只苹果”值得期待


现代快报 2016年3月13日 记者 钟晓敏 郝多


调查 | 南京市社会工作园:让“社区社工”成为更专业的“社会工作者” - 中国社工时报 -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南京市社会工作园给博爱之家南京爱心妈妈群免费提供的办公室 现代快报记者 施向辉 摄


社会工作是什么?如果要加一个定义,那么它应该算是“一种科学的助人服务活动,且不同于一般的行善活动”。不过,现实中的社会工作要比这个冷冰冰的定义温暖柔软得多。


在3月15日“国际社工日”到来之际,现代快报记者走进南京市社会工作园,靠近这个专门培育社会组织的“孵化器”,了解社会工作。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人投身公益事业,可以预见的是,公益事业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促进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第四只苹果”。


4年来,有472个公益项目在社工园落地开花


南京市社会工作园坐落于南京市玄武区大石桥19号,它始建于2012年,设有公益创投项目开发中心、重点公益创投项目培育中心、社会服务项目评估中心、社工人才实务培训中心,以及“项目汇聚区”。


4年来,南京市社会工作园每年不仅开发若干个具有创新性的社会服务项目,还分批安排创投重点项目进园进行实务性培育,并进行项目督导、评估,以提升其项目运作能力和实施质量。


目前,已经有472个公益项目在南京市社会工作园“落地开花”。它不仅为南京社工发展打开了专业窗口,也促进了大学生社工就业,促进了社会工作的宣传,加快了社工在长三角地区的发展。


“社工园的使命是,建设社会创新的制度平台,服务需求、公益项目和资源对接的平台,跨界融合发展的网络平台。”南京市社会工作园项目主管王琛表示,他们希望社会组织成为体制外、第三方、专业化、自立自强自律的新生力量,推动社会公益事业发展,让公益事业成为促进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第四只苹果”。


为大学生提供就业机会,孕育专业社会组织


这几年,南京社会工作园给不少社工专业的学生,提供了就业机会,孕育了很多专业的社会组织,提升了服务的质量。在政府、市场及家庭无法顾及的时刻,这些社会组织所提供的援助,往往便是“雪中送炭”。王琼就是南京社会工作园培育出来的一个先进典型。


王琼,南京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研究生。“这个专业就业前景不太乐观,很多人都不知道社工是干什么的!”王琼介绍,南京有十几所高校都开设了社工专业,但是有近90%的学生毕业后都进了企业,还有一部分考了公务员等,并没有从事社工工作。


毕业前,王琼曾一度迷茫。她投了好几份简历,也得到了回应,但是去面试前她纠结不已,“如果不从事社工工作,专业就白读了。”


刚好,读研究生时,她曾经参加过南京市社工园组织的“第一届大学生公益创业梦工厂大赛”,对社工园培育社工人才,有一定了解。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来到社工园,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注册了“金苹果社会


工作服务中心”,承接了“月半湾困境儿童社会支持”项目,关注锁金村街道辖区范围内的几十名困境儿童。


一年多来,社工园给她提供了很多帮助。不仅定期开展培训,还请专业人士帮她定期梳理项目。此外,还给她提供资金、解决办公场地活动场地,对接高校督导资源、企业资源、媒体资源,等等。


“现在,我让服务的‘案主’,也就是困境儿童,有了很大的改变。”王琼举例说,一个叫冰冰的女生改变就很大。冰冰的父母离婚多年,她从小跟外婆和妈妈长大,性格孤僻、不合群,不喜欢与小伙伴交流。她的梦想是,考上一所外国语大学,将来出国当兽医。


2015年7月,王琼第一次家访时,冰冰完全不待见她,对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过,接触几次后,王琼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她发现冰冰喜欢绘画,于是就跟她聊起了绘画这个话题。因为冰冰家境困难,妈妈没有能力送她上辅导班,王琼就安排她到金苹果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跟其他小朋友一起接受免费培训。


王琼一点一滴的关爱,终于让冰冰打开最深处的心结。原来,爸爸是因为冰冰是个女孩,才跟妈妈离婚的。冰冰从小就很想要个爸爸,她还曾经问过舅舅、舅妈可不可以做她的爸爸妈妈,但是被拒绝了,让她内心更受伤。因为被贴上“单亲”、“被抛弃”的标签,同学也歧视她,大家一旦丢了东西,第一个就怀疑她,有一次她还因此被扭送进了派出所,尽管事后查明东西不是她拿的,但是她小小的心灵已是伤痕累累。


了解冰冰的心理后,王琼一直在找干预方法。目前,她已经联系了心理专家,在活动中对冰冰做一些辅导,效果也不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王琼说,冰冰还没有释怀。她过去的遭遇,也非心理专家几次疏导就能解决。王琼也在不断学习,包括与国外的社工做交流,希望在工作中有更好的突破。


提供资金技术支持,让公益组织规范化


在南京,“博爱之家南京爱心妈妈群”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为了救助家庭贫困的大病儿童,6年前,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妈妈走到了一起。


然而,爱心妈妈群最早的雏形其实就是一个网络QQ群。2010年年底,在南京一个铁路道口,一名智障妇女生下一个男婴,孩子的父亲是一个靠乞讨和收废品为生的66岁老人,完全不懂得照料新生儿,待媒体发现时,这个可怜宝宝的腿部已经被尿液浸泡得严重溃烂……


当时,网名“樱花”的年轻妈妈去医院看望了这个宝宝,并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妈妈一起,为帮助这个可怜的“铁路宝宝”,建立了一个名为“寒冷的冬天快点结束吧”的QQ群。


很快,“铁路宝宝”治愈出院,并被领养。“樱花”准备把QQ群解散,但有妈妈认为“应让爱心延续下去”。2011年3月,QQ群更名为“南京爱心妈妈群”,群成员由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了100多人。


“说实话,大家都没有做过公益,都不是专业人士,所以一直是在摸索中前行。”爱心妈妈群负责人顾蕾说,“有时候,光有好心也不行,好心有时也会办坏事,所以,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几乎都是在学习模仿其他公益组织的模式。”


顾蕾说,最初没有对公账户,募集到的善款都是直接交到患儿父母的手上,然而有些家长给孩子看完病后,就将善款直接挪为私用,这让她们感到无奈,此外,还有的孩子在寻求帮助前没有办医保,然而看病时把医保办好了,孩子父母一边拿着大家的爱心善款,一边又拿走了爱心妈妈准备做账的发票,去二次报销……


“那时候大多数妈妈都是上班族,每次遇到有孩子需要救助,都是在群里吼一声,谁有空谁去,因此在病情、家庭经济状况核实这块,总是不那么专业。”顾蕾说,另外,财务这块也是很大的麻烦。除了上述问题,一些受救助的孩子除了身体有疾病,心理也产生了问题,但爱心妈妈们没有经过培训,无法疏导孩子的心理问题。


2013年,爱心妈妈群越来越壮大,在市妇联的牵线下,博爱之家得到了南京市社会工作园的支持。


首先是资金支持,这让爱心妈妈群聘请了三名专职工作人员,分别负责财务、助医以及行政工作。“财务可以保障善款的去向,每15天我们都会对外公布账本,助医主要是核实反馈孩子医疗上的问题。”顾蕾说。


以前,爱心妈妈群是个草台班子,做账就在家做,如果募集爱心物资,就找一个开店的志愿者,占用一些店面进行操作,患儿的档案资料更是因为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室而流失严重。公益创投协会免费提供了一个办公地点,让爱心妈妈群“落地生根”。除了资金和地点的支持,在专业技术层面,公益创投协会也给予了指导。每隔一段时间,高校相关专业的老师,还有民政部门的相关工作人员就会开展培训督导工作。“在政策法规的把握及操作层面,都让我们的组织更加规范。”


如今,博爱之家爱心妈妈群已经超过2000人,参与具体事务工作的达240人,管理团队27人。“这6年,我们从一个网络组织,发展成一个规范的社会公益组织,可以说除了自身的努力发展外,最感谢的就是市妇联和社会工作园的帮助。”顾蕾如是说。


让“社区社工”成为更专业的“社会工作者”


27岁的王蓓以前是新街口街道成贤街社区的一名社工,“当时的社工,其实就是社区社工。”现在回想起来,王蓓认为,过于繁琐的行政事务,让像她这样的大多数社区社工都没办法全身心投入到服务于居民的工作中去。


“很多时候,都是居民打电话来反映问题,比如下水道堵塞,比如油烟扰民,我们就去处理,总是有些被动。”王蓓说,对网格里的老人,也会去关心,但一般探望都是重阳节、春节,还有天冷的时候,有些流于形式,浮于表面,“准确地说,就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对每一个居民都服务得那么细致。”而在王蓓心里,真正的社工并不是如此。


之后的一个契机,让王蓓开始接触公益创投这个概念,之后她便正式辞去原来的“社工”工作,开始真正的“社工”服务。


通过公益创投的形式,王蓓成立了自己的“四月天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我们的侧重点是基层治理。”王蓓告诉记者,目前她和小伙伴主要在做三件事——小区自治,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另外就是社工培训。


随着政府购买服务力度的加大,越来越多的服务于居民的项目应运而生,小区自治就是其中一个。


王蓓挑选了新街口街道红庙小区、一枝园小区开展了她的项目。“这些都是上世纪80年代末无物业的老旧小区,现在的商品房都有物业,又有业委会,因此在小区治理方面都做得比较好,而老旧小区在这方面就略差。”


为了推广具有南京特色的无物业小区治理模式,王蓓和她的团队做了很多努力。“我们首先是要熟悉小区的骨干居民,发动他们成为志愿者,同时根据居民的兴趣开办一些社团,比如舞蹈团,提高小区的融洽度。”前段时间,王蓓通过“众筹”的模式,让小区居民自发捐款,购买户外桌椅,放置在小区里,“虽然每个人掏的钱不多,但这样的形式能让居民更加自发地爱护桌椅,并且有参与感,把大家凝聚在了一起。”


从最早期的社区社工,到真正意义上为居民服务的社工,王蓓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她也因此变得更加专业,王蓓说,真的非常感谢政府的大力支持。


一切都在探索,公益事业展望更美好的未来


目前从事公益事业的大多数是80后90后,年轻的他们对社会工作充满着热情,“政府拨款的资金毕竟有限,我们不能安全依赖于政府购买服务这种形式。”王蓓说,她希望“四月天”可以自己“造血”,不过目前,他们还在摸索阶段。


王蓓的心里已经暗暗有了想法,最近她关注到香铺营社区有一个15平方米的门房,“希望能把商业的东西和公益相结合,比如做一个社区咖啡屋,让周边的企业和居民一同加入进来,共建共享,合作造血。”


目前,政府正大力推动公益事业的发展,也全力培育专业社工开展社会服务,“我们希望在我们的努力下,社会组织成为体制外、第三方、专业化、自立自强自律的新生力量,推动社会公益事业发展,让公益事业成为促进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第四只苹果。”王琛说。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