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一点点实习反思  

2017-09-17 15:57:45|  分类: 社工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南民族大学 社会工作  撒春


寒假的时候,我在本地的一家义工联合会实习。

助残扶贫社区活动,西北的冬天冷的干脆,我们和几个义工提着物资缩在服务对象门口,轻敲大铁门时骨节碰的生疼。整个冬天,我跟着机构走遍了我们那个十八线小城所有的乡镇,同样的大铁门背后,有人热情出来迎接,拉着我的手不停的道谢:有的人当面拆开物资,清点之后欲言又止。我看到和几只野猫睡在一条通炕上的失独老人,也看到过脖颈以下不能动弹的中年大叔对我们点头致意。大铁门背后对我而言是另一个世界,我在第一次活动结束后抱着我的搭档哭花了脸。

我说,为什么有这么多不幸的人啊。

搭档是个热心肠的资深志愿者,她拉我到一边,他们是很不幸,但你不能表现出同情。

这样的话,我不是第一次听到。

大三的时候,我在一家机构实习,做军休所项目,每周三天和老人们共享生活。麻将、乒乓、斯诺克还有微信小组,一个月后我在实习日志里写,英雄迟暮真是件难过的事。

第二天收到了督导的反馈,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路程,我们要做的不是评判不适同情,陪伴就够了。

那是我第一次审视自己作为社工的身份。

 

从大二至今,我接触了太多原来根本不会想象的群体。从戒毒所到精神病院,从失独老人到退休干部,他们有个统一的名称,叫弱势群体。这样的定义也让我在每次服务的时候,都把自己放在一个足够高的地位,或许自觉自己高人一等,服务便成为了同情心下的一种圣母行为,我力图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服务对象过的好一点,却一直没有意识到,这种帮助,究竟是自我满足还是真的想做一些切实有效的事。

我曾有个拯救世界的梦想,并为这种想法沾沾自喜。最后一次在戒毒所做小组总结的时候,我对一个从头至尾一直排斥参加活动的男生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因为我的存在而变好。

他对我翻个白眼,我不需要。

我才发现,原来在我实习的过程中,只是自顾自的做一些自己以为对的事情,而对于他们的需求视而不见。你接受我便做的有意义,你不接受就成了活动总结里一次失败的体验。

然后继续做一些传统的、看上去热情满满又积极向上的活动。

 

我们谈着助人自助,实际上自助是摆在助人之前。

臆想着其他人会通过一次活动,几次活动能获得的东西,在策划里写下大段精彩的文字,来证明自己活动的迫切性。

一个健全人,总是有些优越感的,甚至在健全人前面加几个美好的形容词,其所代表的价值也似乎被提升到了更高的程度,即使是莫名其妙自以为是的那种。故作高深,冷漠到不可一世,同情心总是带着强烈的安全感。什么是帮助?物质远比精神来的实在但也最是无用。有人反感你自作多情的帮助却伸手接受。任何帮助看起来都像施舍,但也许会沉溺其中。

以前打过一个辩题科学是不是世界的最优解,在搬出一大堆专业名词及反驳了某些在科学界及物理学界约定俗成的观点之后,评委的点评仍觉得我们的观点太肤浅。站在银河系的人无法看到整个银河系。同样,是否身处社会中的我们带着特定思维看到的从未接触领域的事情,所抱有的心态不是敬畏而是无知的狂妄自大。

最大的盲点,恰是站在中心的自己。

那些吵嚷着要为弱势群体争个权益的人,却也是把弱势群体从普通人中分割出来的人。

也没有人说过,抛开社工这个身份,我们其实都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