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我与社工共成长——致26岁的自己  

2017-09-23 16:56:32|  分类: 社工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高薪翔 西北大学公共管理硕士研究生 陕西汉中市救助管理站社工师

 

   “今年的3月15日是第10个国际社工日,怎么回事儿,你的生日也是这一天,看来你与社工很有缘份啦”,“有没有搞错,在哪看的,确定吗?”,“当然确定,你看这是民政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里的消息”,对面的小杨一边对我说着一边将他的手机递给我看,我们正坐在办公室里讨论着如何开展好流浪乞讨人员的源头预防工作,瞬间听他说出了这一句话,让我沉静的心情多了几分激动。岁月如歌,时光如梭,今年是我到救助管理站工作的第四个年头了,在社工的岗位上与各类服务对象相处了四年多,如果再加上大学的四年课程,原来从了解到实践已经有八年的时间,如今自己还在“追求”专业社工的道路上。

从初识社工到步入救助管理站的社工岗位

父亲是老民政,每当寒、暑假期间遇到他们去走访慰问山区的老红军及五保户时喜欢带着我帮他们拿米提油,在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到了自身价值的体现,在填报大学志愿时,父亲告诉我,走访慰问是社工的职责,我懵懵懂懂的将社会工作填报成了第一志愿。

大一刚开学就有老师做调查,我们社工班的学生有多少是自己报考社工专业的。在为数不多的人中,我举起了自己的左手。随后听到学长学姐们语重心长的对我说,社工这个专业是新兴的,前途渺茫,最好换一个专业,你现在大一好好学习,能考试专业前几名的话就能转专业。此时的我,迷茫了,内心产生了动摇,于是我就发奋图强,终于在大一的期末考试中拿到了好的成绩,但是我对社工的看法已经变了,并且深深地喜欢上了社工。所以在二次选择专业的机会摆在眼前,而周边的朋友们都建议我转到金融、计算机、经济等热门专业时,我毅然选择留在社工专业。

当时的我简单地认为将来做社工可以“助人自助”,既可以帮助他人,也可以完善自己。即使将来不做社工,所学的很多知识也可以让自己获得很多成长,特别是在认识社会现象、认识他人、处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等方面对自己会有很大帮助。

主动选择社工专业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面对大事时自己做的决定,这个决定让我在社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毕业后,我进入了陕西省汉中市救助管理站,成为了站里的第一名社工。这一路走来我努力学习和实践,也收获很多感动和成长。从服务对象面露怀疑到信任接纳、从满怀痛苦到展现笑容,这些都让我倍感欣慰。而身边的朋友们也从当初的不理解变得支持,他们同样也看到了我的变化:我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了,我长大了。这些改变都让我不后悔做出当年的选择,因为我已经爱上了社工这一专业和职业。

          我的社工之路,从困惑都明朗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正是因为自己喜爱社工,对社工抱有很大期望,所以也看到这些年社工在发展的道路上出现的一些问题,如:社工的服务形式化严重。社工发展初期,政府为了大力发展社工行业,急于看到成效,导致社工服务往往“雷声大雨点小”,有时候甚至是为了做活动而做活动,并非是从服务对象的需求出发的;社工机构发展良莠不齐,缺乏制度规范。部分社工机构成立之初目的并不是单纯做公益,而是“挂羊头卖狗肉”,通过社工机构来牟利。这种机构在社工服务上肯定不是完全站在服务对象立场上的;事业单位的社会工作专业技术岗位的管理有待提升,民政系统的下属事业单位中大多都设有社会工作专业技术岗位,近几年,激起了大部分人员报考社会工作者职业资格证的热潮,其中一部分人员几年时间没有考过也就放弃了,部分拿到职业资格证的工作人员也是为了增加相对应得工资,没有从事和社工岗位相对应得工作,也没有相关的继续学习的机会和专业的督导人员,职业发展的道路也充满了迷茫。

刚开始看到这些问题时,心中不免产生愤恨、遗憾和失望等负面情绪,甚至思想的动摇。但从优势视角来看,近年来的社工行业发展也有很多地方是值得肯定的。全国各地的社工得到了蓬勃发展,服务也在不断完善,甚至在不断探索新的服务模式。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全面看待社工这一新生事物,要对它的美好未来充满希望。                   

我对社工的感情也好像恋爱一般,经历了“热恋期”、“矛盾期”和“平稳期”。上学时对社工的单纯热爱让我不断参加社会实践,到儿童福利院实习、做社区调研、到岗位实习等等,那种热情让我单纯地想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而步入陕西省汉中市救助管理站社工岗位的前半年,我也经历了痛苦的挣扎,工作中让我不断反思:上街救助流浪乞讨人员时为什么他们对我有如此大的排斥心理以至于难以开展工作,入户援助困境儿童时,工作的方法是否正确,我所做的到底是出于案主的实际需求还是仅仅是我们的“一厢情愿”?这些工作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了案主,又在多大程度上给案主带来了伤害?有没有将这些伤害降到最低?这些尖锐的问题让我一度怀疑之前自己的想法是否过于简单,我是否适合在社工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但是挣扎和反思的同时也带来了思想的成熟和个人的成长。

与社工相伴的这八年多的时间里,我也一度困惑和动摇过,也考虑过跳槽或转行,甚至有时候会想,在得不到他人理解和支持的情况下自己还一直坚持着,到底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马斯洛“层次需求理论”里的自我实现吧,也许是因为社工所能带给内心的踏实和快乐吧。但一次次的困惑和动摇过后,内心终将变得明朗,在内心里还是会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做社工挺好的,加油吧!

而近年来社工的发展也让我看到了未来社工行业的希望,以前是救助站领导的外在鼓励加上内心的自我鼓励才会看到希望,现在希望就在眼前,社会工作正在同我一起成长着。这份希望对我一直以来的坚持給予肯定,也让我今后的工作更有动力!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