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社会工作人才服务平台

China Social Worker Service Platform

 
 
 

日志

 
 

社工有望or社工无望  

2017-09-25 10:14:58|  分类: 社工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高树

 

到现在,当初们班里一起来深圳做社工的朋友,还剩下了2个。期间由于各种原因,几个朋友在社工路上一番尝试之后,陆续回到了老家,开始新的打拼。但无论选择留下或是离开,也只是希望大家各自安好,人生“有望”。

我在猜测,是不是因为“无望”,另外几个朋友才选择离开社工这一行呢?

2014年底的时候,我跟同学谈起其他几位离开的朋友。言罢,同学也给我说了他年后离开的打算,说不想再做社工了。

同学是个偏内向、寡言的人,也许工作会强迫他打开自己,但根子上的某些东西是很难改变的。同学之前一直在某救助部门做岗位社工,工作之中会经常接触各类寻求帮助、索要救助款的“穷人”。这些人中,有的是真正穷到没饭吃,同学了解他们的情况后,会帮他们申请几百块钱的救助;有的却是靠此谋生的“无赖”,期间甚至有人拿着刀子以自杀来强求救助款的。同学很云淡风轻的我们提起这件往事,听的我心惊胆颤。当初要面对此事的他,心里多少也会有一些压力吧。我还记得同学最后给我说的那句话:“我受不了了”。他每天都要接触一些人,去听取他们的各种不幸、无辜,然后以一副特别“善良、有爱心”的面孔去跟他们沟通。接触真么多的负面情绪,他说害怕有一天自己的“善良”被用完了,变得“丑恶”起来。我跟另外两个朋友去劝他换个岗位,去社区服务中心换一下环境,同学叹了口气:“我对社工失望了!”。

几个月前,这位同学终于也离开了社工界。至此,当初我们班里一起来做社工的8个同学,就剩下了3个。另外两个同学,担任着各自中心的主任,开始带着自己的团队独当一面。而我在19个月前的一次岗位调动之后,进入社区服务中心成为了一名青少年社工。(文章完成的时候,我得到了消息,又一个同学离开深圳了)

15年初的时候,我所在的机构:深圳市龙岗区彩虹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着手在社区服务领域开发“领域内核心服务小组”,我有幸跟其他12名同工一起参与到“青少年核心服务小组”中。

我们这12名同工在开展年初制定好的年度计划内服务的同时,还要抽出时间推动核心服务项目的开展。刚开始的两次见面,一群人坐在一起毫无头绪,完全不知道这个小组该怎样走下去,组员也从那时候开始了流失。那段时间的我,经常抽出个人的加班调休时间去完成核心小组中的一些任务。6月份的某个下午,我调了休,背着自己的笔记本跑到书城,撰写项目内的小组活动计划书。下午两点开始,除了中途上了两次厕所,最终完成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了。也许是因为长时间坐立,造成身体困乏,使得自己的神经系统变得敏感。最后站起来的一瞬间,所有的坏情绪突然全部爆发出来了,那一刻真是万念俱灰,整个人变得无限的悲观,我问自己:我还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啊?

我不相信什么“不是有了希望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了才有希望”的话,盲目的坚持换来的也许只是南墙而不是希望。进入青少年核心小组,在经历了一番之后仍然选择留下来,我是心怀希望的。我明确的知道,核心小组的周期只有一年。既然我选择了社工这个行业,我就应该也能够为了自己的选择去赌上些什么,比如这一年的时间······

之后,在香港顾问GiGi的带领下,随着组员的熟识程度增加,小组目标也在会议中确立。顾问带着我们运用“3E推进策略”去聚焦服务对象需求、设计项目流程、推动项目开展、检视服务效果等。就在我那个同学准备着离开社工界的那段时间,我跟核心小组的成员保持着每月至少一次的会议交流,相互间进行着沟通支持。顾问GiGi的个人督导风格、对待社工的专业态度,也深深影响了我,并且让我第一次觉得 “原来这就是专业的社工啊!”。

现在再提起这件事,我又想起了我的那位同学,以及无数都曾走在或正走在社工路上的同工们。所谓的逆境,大家每个人都会遇到,这个时候个人的自我调整和寻求外部支持是不可缺少的,否则个人陷入悲观之中不可自拔,一步步变得“无望”。这是作为社工的个人的悲剧,更是整个社工界的悲剧。身边20%左右的社工流失率中,应该会有一部分是“无望”所致吧!

我很庆幸,能够有机会参与到机构的核心小组里边,跟这样一群有韧性的同工一起,并且有一名有着专业态度的顾问带领,对于我来说,这是再多的薪金奖励也带不来的满足。

进入158月份,个人负责的核心小组内项目进入执行阶段,我跟那批参与项目的孩子一起,完成了“青少年感恩项目”。项目执行过程中,我们一起,经历了各种喜怒哀乐,期间种种让人难忘。小组中有个孩子因为别人的指责,中途突然哭了起来。本就不记仇的两个孩子在我的安抚下,变成了好朋友。临结束的几次活动里,那个曾经哭鼻子的孩子每次见我都要抱我一下。在项目分享会上,这个孩子画了一幅简笔画,长辫子的是女组员、头上长三根毛的是男组员,戴眼镜的是我。我觉得那幅画是我在这个项目中收到的最有意义的礼物,我会一辈子收着他。最后一次活动结束的时候,他拉着我说:“高社工,再跟我玩儿一会儿吧!”·····

在社区服务中心工作,每天都能接触到一些孩子,在这种接触中,虽然能跟他们聊到一起,让同事还有我自己都有一种错觉:我已经是他们的“好朋友”了。可真正发生一些事,当我想要走进孩子们内心深处的时候,才发现每个孩子内心都有着一堵墙,单靠每天的见面和几句对话,是不可能消融它的。但在那幅画里边,孩子们把我跟他们画到了一起,我在这里边也感受到了被接纳和认可,这对于我是无价的。

这一切结束之后,再回想当初的种种,很庆幸自己没有半途而废,而是选择跟几位同工坚持走了过来。在整个“青少年感恩项目”的开展中,与其说是我在教这些孩子怎样做一个“感恩的人”,不如说是他们在教我如何做一个“专业的社工”。正是由于跟他们的相处,我做了很多,学到的更多。并且,在经历这么多之后,我也开始有了成为一名专业社工的觉悟和自信,“我也是一名专业的社工啊!”。一路走来,小组中一起坚持的伙伴和亲爱的GiGi顾问,他们都是我社工路上的贵人。

现在,我的同学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已经进入了正规,虽然也不轻松,但跟他通话的时候,都是很开心的样子。用他的话说,应该是心不累了吧。而我,在这个岗位上的第22个月里,继续选择做着一名青少年社工。

人生路有多种,期间机遇不断。没有天然正确的选择,社工的做与不做也是一样。

只是希望我身边的人,能够抓住机遇,坚持选择,各自安好,人生“有望”。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